沈湘傅少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抖音

tyjx5个月前 (08-27)飞卢小说375

第1章

    黄昏前,沈湘走出了监狱的大门。

    她是被临时保释出狱的,假期只有一天。

    手里捏着地址,在监狱门口乘车,天快黑时她到达位于半山腰的一处老旧的别墅内。

    看门人带着沈湘往内室走。

    内室漆黑一片,进门能闻到一股浓郁血腥味,还没等沈湘适应屋子里的黑暗,一双劲霸的手臂便把她掠入怀中了。

    随之,炙热的气息袭击着她:“你就是他们给我找来让我死前享用一番的小……姐?”

    小……姐?

    沈湘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继儿突然吓的声音都颤抖了:“你……快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后悔做我这单生意吗?”男人幽幽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沈湘凄然说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后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因为母亲还等着她去救命呢。

    室内漆黑,她看不见男人的长相,只知道男人根本不像快要死了的人,两个三小时,男人终于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是死了吗?

    沈湘顾不上害怕,连滚带爬的逃离别墅。

    夜空中下着浓密冷雨,她一路冒雨奔去‘林宅’。

    时值深夜十一点,林宅大门紧闭,但沈湘能听到宅内的欢闹声,好像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活动。

    “开门!快开门,快给我钱,我要去救我妈……开门!开门!”

    大门依然紧闭。

    风雨交加中等公交,使得沈湘昏昏沉沉站立不稳,可她必须打起精神把大门拍的震天响:“开门!开门啊!快给我钱,我要去救我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大门被推开,沈湘绝望的眼神闪起一丝亮光。

    门内的人透着鄙夷厌恶的目光打量沈湘。

    沈湘知道,自己现在的样子比乞丐不如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自己的形象,只扑到开门人面前,眼神里充满乞求:“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,快把钱给我,我妈的命等不及,求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妈已经死了,所以你不需要钱了。”开门人将一个黑色相框扔在雨中,便无情的关闭大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湘惊愕在雨中。

    许久后,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哭喊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我来晚了是吗?我错过了救您的时间?我妈妈死了……我妈妈死了……”沈湘抱着母亲的遗像,蜷缩在雨中喃喃自语。后来她爬起来疯了一般叩击大门:“骗子!我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完成了,你们却没有救活我妈妈,把我妈妈还给我!骗子!你们全家不得好死……骗子,骗子!骗子!我诅咒你们全家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沈湘哭晕在‘林宅’大门外。

    再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,她被重新送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昏迷时她发烧不退被送进病区,三天后烧退,才又把她送到原来的监区。

    几名女犯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被保释出去从此自由了呢,这才三天又被送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被借出去被人玩了一整夜?”

    彪悍的大姐头扯着沈湘的头发笑的阴毒极了:“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命!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!”

    沈湘连眼皮也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打死她吧,打死她正好跟母亲团聚。

    一群女人正要扒她衣服,门口一道严厉的声音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大姐头立即赔笑:“沈湘病了,我们关心她呢。”

    管教也不答话,只喊沈湘的编号:“036,出来!”

    沈湘走出来,木木的问:“我又犯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被无罪释放了。”管教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湘以为自己幻觉了,直到她走出监狱大门,才意识到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欣喜的流泪呢喃:“妈!我没能救回您的命您能原谅我吗,我现在去看您,您埋在哪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沈小姐吗?”一道男声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沈湘的眼前站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男人身后停了一部黑色轿车,轿车内隐约能看到一位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正在注视她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我是,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不答话,只转身恭敬的对车内的墨镜男人说:“四少爷,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上来!”墨镜男命令道。

    沈湘懵怔中便被推进车里,和墨镜男并排而坐,她立即感受到来自墨镜男身上的冷戾杀气。

    沈湘觉得自己的命就捏在他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傅少钦。”男人冰冷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沈湘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幽幽问道:“我其实不是被释放了……而是要被处死刑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领结婚证!”傅少钦嫌弃的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湘忽而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,和那天夜里那个死去的男人的声音很像。

    但,那个男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第2章

    傅少钦并不看沈湘:“你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湘摆弄着自己脏乎乎的衣角,声音很轻:“先生,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傅少钦冷笑一声,并厉声问道:“和我结婚难道不是你一直的企图吗?”

    傅少钦凌厉的目光像刀子般划过沈湘清瘦的面庞,与她四目相对,沈湘吓得一哆嗦将头转过去,傅少钦却狠狠捏住她下巴将强迫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沈湘这才发现,男人墨镜下的线条凛冽修挺,好看到绝对是老天爷偏爱的那种,那下巴上的青黑胡茬透着他无与伦比的雄性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西装做工考究,一看就是奢侈品。

    沈湘看得出这个男人身份很尊贵。

    反观自己,陈旧发霉的衣服,蓬头垢面脏臭不堪,几天没洗澡了。

    他们俩去领结婚证?

    沈湘垂下眼来,幽幽的说道:“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在监狱里蹲了两年没见过男人了,所以随便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歪瓜裂枣就要生扑吗?”

    傅少钦禁不住多她一眼。

    年龄不大,却牙尖嘴利,又分外冷静,对她的厌弃不免又多了一重:“你是故意用这样激怒我的方式引起我对你的兴趣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沈湘回答便命令司机:“去民政局!”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!我根本不认识你!”沈湘恐惧的想要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傅少钦反手将她掣肘在座椅上,阴鸷的目光盯着她,声音无比森冷:“女人!你给我听着,你想死,我现在就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沈湘吓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声音瑟瑟的:“我......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去民政局!”男人又是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四少爷,我们就这样去民政局?”副驾上助手问道。

    傅少钦:“?”

    助手看了一眼沈湘,直言道:“少夫人她,衣服破旧,一身脏污......”

    “回傅宅!”男人又是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是,四爷!”司机发动引擎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车停。

    沈湘下车才看到这处位于半山的豪门宅院‘傅宅’。

    和三天前她见到的另一处半山别墅相比,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这里像帝宫。

    三天前的那处宅院,像破败不堪的囚笼。

    那个夺走她童贞的男人,应该是个死囚吧?

    神思恍惚中,手腕已经被傅少钦攥住。

    她比他矮了一个多头,他步子迈的又大,被他牵着一路小跑的样子,很像他捡来的一条流浪狗。

    宅院内的佣人见了男人便鞠身问候:“四少爷,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牵着沈湘绕过正房来到后院一排低矮平房前,将沈湘丢给几名女佣:“找身干净衣服给她,让她洗个澡!”

    “是,四爷。”几名女佣一边答,一边把沈湘带进浴室。

    必须得从这里逃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能一出狱,就落入这样一个恨不能杀死她却还要和她领结婚证的男人手中。

    沈湘沉浸在自己思虑中,并没有感觉到几名女佣已经把她的衣服解开了大半。女佣们集体唏嘘起来。

    “脖子上的淤青好像是吻痕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沈湘慌乱的咬唇道:“我不习惯别人给我洗澡,请你们出去,我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一名女佣问她:“你是四少爷捡来的......”

    沈湘抢过来答道:“女佣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洗吧!”女佣们爱答不理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都走出来了,其中一名女佣还在阴阳怪气的冷哼:“还以为是四少爷的人呢,原来只是个女佣,一看就是个不检点的货色,哪配让我们给她洗澡。”

    抬眸看到傅少钦就立在浴室门外,女佣吓得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浴室里的沈湘在镜子前红着脸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最宝贵的第一次,她从未见过的她的第一个男人,此生她再也见不到他长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闭上眼,泪水顺着脸颊滑到脖颈处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个肮脏不堪的女人!”一道狠厉的男声赫然说道。

    沈湘慌乱的张开眼眸。

    傅少钦正嫌恶的打量着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沈湘慌乱的拿起衣服裹住自己,羞愤的眼泪掉落下来:“我刚出狱就被你劫持了,我不认识你,我再肮脏也和你没关系吧?请你出去!”

    傅少钦厌弃的目光落在沈湘的表情上,倒是看不出来她演戏的成分。

    这女人,真是个行骗高手。

    “洗完澡跟我去领结婚证,三个月之后我自然会跟你离婚,然后分你一笔钱,到时候你想多赖在我身边一秒钟,都绝无可能!”语毕,他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院子里,因为傅少钦在,佣人都不敢大喘气。

    这位,新上任的傅家掌权人有多狠辣和霸道,四天前这里的每一个佣人都见识过了的。

    傅少钦是傅家长房第四子,他和三位哥哥并不是一母所生,而是父亲和小三所生的儿子,傅家虽然是传承百年的贵奢望族,可傅少钦这样的庶子却没有资格承袭傅家半分财产。

    就连傅家的旁支,都比他有优先继承权。

    十几岁时,他被流放到国外不准回来,终究有一天靠着自己打拼回国了,母亲却被陷害入狱了。

    从那时开始,傅少钦便步步为营,暗度陈仓,终于在三天前,以诈死为迷惑点绝地反击,成功掌控整个傅氏家族,并把对手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现在的傅家,是他傅少钦说了算。

    回忆往昔,傅少钦满腹幽冷。

    母亲并不是自愿当小三的,是父亲的嫡妻为了留住丈夫而施了手腕,利用母亲留住了父亲。

    等母亲知道父亲已有妻室时,已经怀孕九个月了。

    为了给傅少钦一个完整的家,母亲受尽白眼,人到中年又被陷害入狱,好不容易傅少钦掌控了整个傅氏家族将母亲从狱中接出来,母亲却只有三个月生命了。

    母亲只有一个心愿,让他娶狱友沈湘为妻。

    眼看着母亲将不久于人世,傅少钦只能先顺遂了母亲的心愿。

    在决定捞沈湘出狱前一夜,他对沈湘做了一番调查。

    发现,这女人在狱中接近母亲根本就是动机不纯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四少爷。”佣人的惊叫打乱了傅少钦的思绪。

    傅少钦目光一凛:“慌张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......跳窗跑了。”佣人胆战心惊的说道。

第3章

    “什么?”傅少钦眉头骤然蹙起,继而迅速进来。

    浴室里已经没人了,只墙上留有一行血字:傅先生,我们的身份虽然有着天壤之别,可我并不想和你结婚,不再见!

    这行血字工整锋利,透着一种抵死不屈的脾性。

    傅少钦看愣了。

    难道对她的调查出了错?

    几秒后他一声令下:“到后山去找!”

    他不能让母亲临死留下遗憾。

    后山各种荆棘藤蔓划破了沈湘的衣服,却也能让她抓着藤蔓顺下去而不被摔死。她在一处茂密藤蔓下躲过了搜索她的傅家人。

    挨到天黑,沈湘绕道爬到山那边去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她又去了‘林宅’。

    林志江和许瑛夫妇看到沈湘时惊讶又惊慌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越狱了?”许瑛心虚的问道。

    沈湘讥诮的说道:“林太太,我是刑满释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应该跑到我们家来,一身的脏臭,熏死人了!快滚!”许瑛强硬的驱赶沈湘。

    沈湘懒得看许瑛一眼,只看林志江问道:“林叔,当年我是怎么入狱的你们家应该最清楚吧?四天前,你去探监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你给我的地址去陪一个男人一夜,你就会给我一笔钱救我妈的命,那个男人我陪了,可我妈却死了。”

    林志江心虚的叱道:“人各有命!我是好心想救你妈,可你妈死的太快!这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沈湘怒瞪林志江。

    指甲都掐进肉里了,才强自忍住没有冲上去咬死林志江。此时她还没有能力查明母亲的死因是不是跟林家有关,她必须忍。

    她咬紧牙关,幽淡的问道:“我妈埋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林志江语气含混躲闪:“当然是埋在你们老家土疙瘩坟地里了!我供你吃穿用度供你读书八年也就算了,难不成你还要我给你妈买块风水宝地不成?喂不熟的狼,给我滚!”

    林关门时,林志江甩出一千块钱:“这是那晚你的服务费!”

    提起那晚,沈湘就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她扬起下巴凄然又孤傲的道:“就算是付钱,也应该是那个男人付钱给我吧?既然他死了那就不用了!再说了,我不是卖的!我之所以答应你,一是为了救我妈,二是报答你对我八年的养育之恩,从此之后我们两清!”

    八年的时间让她活在林家人的施舍下已经够了!

    以后,她不会在回林家。

    若再回来,一定是来为母亲报仇的!

    看着一身破破烂烂的沈湘决然离开,林志江的心口突然闷痛。

    许瑛立即怒骂道:“怎么,你心疼她和她那个妈了?林志江,你别忘了是她克死我女儿!她们俩同一天出生,凭什么她活了,我女儿却一生下来就没命了?”

    林志江说道:“我......我也不是心疼她,主要她现在牢里出来了,要是她知道她那晚陪睡的男人不仅没死,还一夜之间成了傅氏最高掌权人,我们可有大麻烦了!”

    许瑛冷笑道:“她连陪的谁都不知道,怕什么!现在当务之急是让傅四少娶了我们宝贝女儿,一旦汐月怀了傅四少的孩子,谁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林志江叹道:“傅家老爷子门第观念很深,我怕他嫌弃汐月是我们抱养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嫌弃?”许瑛带着一丝猖狂的笑:“傅四少也是私生子,曾经连继承权都没有的男人,还不是一夜之间掌握了整个服饰集团?”“只要傅四少认定了那晚舍了自己清白救他性命的女孩是汐月,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结婚。志江,你就等着我们的宝贝女儿成为南城第一豪门阔太吧。”

    林志江高兴的点头。

    心口的那一抹对沈湘的心疼,也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沈湘步行走出了一二百米远,正要转入马路上,一辆大红色的拉轰跑车挡住了她。

    林汐月踩着高跟鞋从车上下来,傲慢的来到沈湘面前:“呦,这不是在我家乞讨了八年的穷酸女沈湘吗?你这是被多少男人用过之后没洗澡了?臭的能熏死人,又跑来我家乞讨来了?你都已经开始卖了,干嘛还死皮癞脸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啪!”沈湘抬起手腕,打在了林汐月脸上。

    林汐月脸上顿时鼓了五个脏兮兮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摸了摸脸,闻一下还有些臭。

    她一脸怒容的吼道:“你......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沈湘的语气寡淡又不耐:“现在好了,你和我一样又脏又臭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的清冷震惊了林汐月,林汐月愣是没敢追上来和沈湘开撕。

    沈湘来到南城最脏乱差的地方,租了个床铺暂时容身。

    她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,想要在南城找份工作慢慢攒钱,却因为她刚出狱没有用工单位愿意要她,沈湘只好办了个假证件,身份证化名阮晚。

    几天后,她以阮晚这个名字在一家高档餐厅成功应聘为服务员,工资很少,沈湘却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由于她认真勤快,人也温婉甜美,三个星期后经理便把她升格为包厢专用服务员。

    “阮晚,包厢里和大堂不一样,都是贵宾,你要注意不能有什么差错。”经理喊着沈湘的假名,细心的交代她。

    沈湘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星期下来,工作比较顺。

    闲暇时,几个服务员跟沈湘搭讪。

    “阮晚你真幸运,这么短时间就升为包厢服务员了。不过以你一米七几的身高,小脸,大长腿,别说升职包厢服务员了,你当个空姐,模特或者混娱乐圈应该都是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湘抿了抿唇,低头走了。

    几个同事热脸贴了冷屁股,等沈湘走过去,在她身后嘀咕着。“一个包厢服务员而已,这么拽!”

    “长得漂亮了不起吗!”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她长得多漂亮,顶多就是个小清新,不过性格是真的高冷,又没文化又没学历的,却还自恃清高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清高,她就是话少,人很实在,不信你们瞧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同事突然喊住沈湘:“阮晚,我有点拉肚子,你帮我进去送个菜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湘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包厢在三楼白金贵宾房,谢谢你啊。”同事说完就溜了。

    沈湘也在其它几个同事的目瞪口呆中,上了三楼,从传菜员手中接过盘子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只顾布菜,手腕突然被人攥住,沈湘猛一哆嗦,抬腕看向攥她的客人,顿时愣了。

    一张自带迫人睥睨气势的冷峻脸庞就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常来这里用餐?”傅少钦狠狠攥住她的手腕,眼神里透着一股冰寒的杀气。

第4章

    傅少钦找了沈湘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自己判断有误,沈湘并不是他调查的那般劣迹斑斑时,原来她来到他的专用包厢外当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真是低估了她。

    “傅总......这,怎么回事?”陪着傅少钦的餐厅经理战战兢兢看着傅少钦。

    “她来这里多久了?”傅少钦冷鸷的看着经理。

    “一......一个月。”经理结结巴巴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一个月!

    正是她从傅家逃走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要逃走,她是想加大筹码而已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沈湘愤恨又委屈的眼神看着傅少钦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?

    “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,放开我!不然我报警了。”她拼力想要挣脱傅少钦的钳制。

    却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沈湘疼的额头冒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经理心惊胆战的呵斥沈湘:“阮晚,你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“阮晚?”傅少钦冷哼一声:“你竟然隐瞒出狱身份改名阮晚?”

    这时,大堂领班,刚才让沈湘顶班的那个女服务员相继赶来,却也吓得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沈湘绝望极了。

    她还差两天就能拿到一个月工资了!

    可一切又泡汤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总是对我阴魂不散,为什么!”委屈,愤怒瞬间让沈湘眼眶通红,她抬腕咬上傅少钦的胳膊,傅少钦猛然吃痛继而放开沈湘。

    沈湘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能力和任何人抗争,她只能跑。

    等傅少钦反应过来时,沈湘已经跑出餐厅,并快速上了一部公交车。坐了几站她就下车了。

    行走在马路上沈湘突然大哭。

    顶替林汐月入狱;被一个死了的男人夺去最宝贵的第一次

    ;好不容易出狱却再也见不到母亲了。

    难道她还不够倒霉吗?

    这个姓傅的到底是何方妖孽,为什么要死咬着她不放!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是看她刚从牢里出来无依无靠好欺负吗?

    沈湘哭到胃里犯恶心,到后来她蹲在马路边呕吐不止,因为没吃饭,她吐出来的都是绿色酸水。

    一个路过的大姐拍拍她:“姑娘,你是不是早孕反应啊?”

    早孕?

    沈湘打了个激凌。

    她最近时常恶心,但从未想过会怀孕,经这大姐一提醒,她突然想到那一夜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惶恐的来到医院,手里捏着仅有的几十块钱,根本不够任何检查的费用。

    医生给沈湘一条试纸让她做尿检。十分钟后结果出来,医生肯定的说:“你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沈湘踉跄不稳:“不,我不能怀孕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打掉。”医生冰冷的说,继而抬头看向外面:“下一位。”

    沈湘走出去,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彷徨无助。

    “不哭......不哭,擦泪泪。”一道咿咿呀呀的小奶音出现在沈湘面前,沈湘抬眼便看到眼前这个还穿着尿片的小女娃。

    女娃抬着胖乎乎的小爪爪想要给沈湘擦泪,她够不着,便又给沈湘拍腿,以示安慰沈湘。

    沈湘的心瞬间被小女娃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宝宝是个热情感性的孩子。”年轻的妈妈站在沈湘对面笑。

    “你宝宝好可爱。”沈湘回以礼貌。

    羡慕的看着母女两走远,沈湘不由得抚上了小腹,她已经没有亲人了,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唯一的亲骨肉。

    一种初为人母的喜悦和期待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可,她拿什么养活宝宝?

    她连做掉的手术费都出不起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沈湘抱着一丝希望来到监狱外恳求门卫:“我可以见一见夏淑敏阿姨吗?”

    沈湘进监狱的时候夏淑敏已经服刑了有些年头了,夏阿姨很照顾她,让她避免很多苦头,她不知道夏阿姨什么来历,但是能感觉出来,夏阿姨很有钱的。

    每个月,外面都有人给夏阿姨送去丰厚的伙食费。

    沈湘出狱时身上带的那几百块钱,还是夏阿姨在狱中给她的。

    “夏淑敏已经出狱一个多月了。”门卫掐算了一下时间,说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湘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是沈湘吧?”门卫突然问。

    沈湘点头: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夏淑敏出狱时留过一个号码说是给你的,你那天一出狱就被一部豪车接走了,我喊你都不应。”门卫将手机号码递给沈湘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沈湘在南城最高端的私立医院的病房内,见到了她的狱友,夏淑敏。

    夏阿姨眼眸微瞌,一脸病容躺在床上,一头花白头发却也显得雍容华贵,沈湘能看得出来,年轻时的夏阿姨一定是个美女,可就是不知她为什么会坐牢?

    “夏阿姨?”沈湘轻轻的喊。

    夏淑敏缓缓睁开眼眸,看到是沈湘后激动的咳了有一会儿,才缓了语气说:“沈湘,阿姨终于看到你了,我让那臭小子把你带来,他一直都跟我说你回老家了,今天你终于回来了啊,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刚从老家回来夏阿姨。”沈湘帮忙圆谎。

    她知道,夏阿姨口中的臭小子一定是夏阿姨的儿子,沈湘也终于明白了,她能被提前无罪释放,是夏阿姨的儿子花了大力气把她捞出来的。

    人家肯捞她出来已经不错了,这样的豪门之中,怎么可能再让夏阿姨有她这样的朋友?

    所以欺骗夏阿姨说她回老家了,不过分。

    “阿姨一直都没有忘记,在监狱里要不是你照顾我,我活不到现在,也见不到我儿子。”夏阿姨感动的流泪。

    沈湘摇摇头:“不说那些了夏阿姨,我当时照顾您,没想过让您回报我......”

    她在思索,要如何开口问病重的夏阿姨借钱?

    “咬了咬唇,沈湘把心一横:“夏阿姨,我知道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您开口,可我真的真的是没办法了。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都已经到阿姨身边了,有什么难处跟阿姨说。”夏淑敏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......能不能借给我点钱?”沈湘头颅垂的很低,不敢看夏淑敏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,我给你。”身后,一道温润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沈湘猛然回头,吓得连话都说不顺口了:“怎么是你?”


相关文章

《先婚后爱:靳先生请放手》小说角色徐静雅谭菲菲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小说:先婚后爱:靳先生请放手 小说:现代言情 作者:猫炽侠 简介: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 角色:徐静雅谭菲菲 《先婚后爱:靳先生请放手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捉奸   第一章捉奸...

对不起 我来晚了叶飞季宇诚 对不起 我来晚了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对不起,我来晚了 小说:其他小说 作者:夏奈尔 简介:静怡遇到叶飞时,她才十三岁在叶飞眼中,她只是一个孩子 五年后重逢,她已懂情爱,对叶飞爱得痴迷 只是,叶飞将自己摆在了一个不可亲...

小说秦川苏轻语《嗜血神战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嗜血神战 小说:现代言情 作者:秦川 简介:六年前,秦川是意气风发的逍遥狂少,腰缠万贯,妻子还是本市第一女神,谁料贼人陷害,母亲被杀,家破人亡,六年后,他已是护国战神,一声叹息震八...

《组织部长后传:利益时代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《组织部长后传:利益时代》最新章节目录

小说:组织部长后传:利益时代 小说:其他小说 作者:佚名 简介: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,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,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...

横山农夫《我的五个绝色姐姐\/我的五个绝色姐姐》王超周雅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我的五个绝色姐姐\/我的五个绝色姐姐 小说:都市小说 作者:横山农夫 简介:老爸是个小白脸,入赘富婆家吃软饭,骗走巨款气死富婆,只留下我和五个绝色姐姐相依为命大姐是太极宗师,二姐是...

小说《昊天战神\/昊天战神》秦昊苏诗涵完整版免费阅读

小说:昊天战神\/昊天战神 小说:都市小说 作者:烈酒 简介:曾经的秦昊是秦家的嫡系子孙,被寄予厚望,身边也围绕着无数人,然而一场阴谋让他被赶出了家门,成为了弃子,遭到了众人的唾弃和羞辱...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